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宋史·列传·卷三十八

时间:2019-06-20 01:5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宋史·传记·卷三十七目次列表宋史·传记·卷三十九

  王继忠 傅潜(张昭允附) 戴兴 王汉忠 王能 张凝 魏能 陈兴许均 张进 李重贵 呼延赞 刘用 耿全斌 周仁美

  王继忠,开封人。父珫,为武骑批示使,戍瓦桥关,卒。继忠年六岁,补工具班殿侍。真宗在藩邸,得给事摆布,以谨厚被亲信。即位,补内殿崇班,累迁至殿前都虞候,领云州察看使,出为深州副都摆设,改镇、定、高阳关三路钤辖兼河北都转运使,迁高阳关副都摆设,俄徙定州。

  咸平六年,契丹数万骑南侵,至望都,继忠与上将王超及桑赞等领兵援之。继忠至康村,与契丹战,自日昳至乙夜,敌势小却。迟明复战,继忠阵东偏,为敌所乘,断饷道,超、赞皆畏缩退师,竟不赴援。继忠独与麾下跃马驰赴,服饰稍异,契丹识之,围数十重。士皆重创,殊死战,且战且行,旁西山而北,至白城,遂陷于契丹。真宗闻之震悼,初谓已死,优诏赠大同军节度,赗赙加等,官其四子。

  景德初,契丹请和,令继忠奏章,乃知其尚在。朝廷从之,自是南北戢兵,继忠无力焉。岁遣使至契丹,必以袭衣、金带、器币、茶药赐之,继忠对使者亦必泣下。尝附表恳请派遣,上以誓书约各无所求,不欲渝之,赐诏谕意。契丹主遇继忠甚厚,更其姓名为耶律显忠,又更名宗信,封楚王,后不知其所终。子怀节、怀敏、怀德、怀政。

  真宗宫邸高攀者,继忠之次有王守俊至济州刺史,蔚昭敏至殿前都批示使、保静军节度,翟明至洺州团练使,王遵度至磁州团练使,杨保用至西上阁门使、康州刺史,郑怀德至御前忠佐马步军都军头、永州团练使,张承易至礼宾使,吴延昭至供备库使,白文肇至引进使、昭州团练使,彭睿至侍卫马军副都批示使、武昌军节度,靳忠至侍卫马军都虞候、端州防御使,郝荣至安国军节度察看留后,陈玉至冀州刺史,崔美至济州团练使,高汉美至郑州团练使,杨谦至御前忠佐马步军副都军头、河州刺史。

  傅潜,冀州衡水人。少事州将张廷翰。太宗在藩邸,召置摆布。即位,隶殿前左班,三迁工具班批示使。征太原,一日,再中流矢。又从征范阳,先到涿州,与契丹战,活捉五百余人。来日诰日,上过其所,见积尸及所遗器仗,嘉叹之。师旋,擢为内殿直都虞候。上对枢密言:潜从行有劳,赏薄。复加马步都军头、领罗州刺史,改捧日右厢都批示使、领富州团练使,迁日骑、天武摆布厢都批示使,领云州防御使。

  雍熙三年,命上将曹彬北征,以潜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军都批示使。师败于拒马河,责授右领军卫上将军,自检校司徒降为右仆射,仍削功臣爵邑。来岁,起为表里马步都军头、领藩州防御使,寻拜殿前都虞候、领容州察看使。端拱初,加殿前副都批示使、领昭化军节度,出为高阳关都摆设。淳化二年四月,拜侍卫马步军都虞候、领武成军节度。至道中,出为延州路都摆设,改镇州。

  真宗即位,领忠武军节度,数月派遣。咸平二年,复出为镇、定、高阳关三路行营都摆设。契丹大入,缘边城堡悉飞书垂危,潜麾下步骑凡八万余,咸自置铁挝、铁棰,争欲奋击。潜畏懦无方略,闭门自守,将校请战者,则丑言骂之。无何,契丹破狼山砦,悉锐攻威虏,略宁边军及祁、赵游骑出邢、洺,镇、定路欠亨者逾月。朝廷屡间道遣使,督其出师,会诸路兵合击,范廷召、桑赞、秦翰亦屡促之,皆不听。廷召等怒,因诟潜曰:公恇怯乃不如一妪尔。潜不克不及答。都钤辖张昭允又屡劝潜,潜笑曰:贼势如斯,吾与之角,适挫吾锐气尔。然不得已,分骑八千、步二千付廷召等,于高阳关逆击之,仍许出兵为援。洎廷召等与契丹血战而潜不至,康保裔遂战死。

  及车驾将亲征,又命石保吉、上官正自卑名领前军赴镇、定与潜会。潜卒逗遛不发,致敌骑犯德、棣,渡河凑淄、齐,劫人民,焚庐舍。上驻大名而边捷未至,且诸将屡请益兵,潜不之与。有打败者,潜又抑而不闻。上由是大怒,乃遣高琼单骑即军中代之,令潜诣行在。至,则下御史府,命钱若水同劾按,一夕狱具。百官议法当斩,从驾群臣多上封请诛之。上贷其死,下诏削夺潜在身官爵,并其家眷长流房州。潜子内殿崇班从范亦削籍随父流所,仍籍没其赀产。五年,会赦,徙汝州。景德初,起为本州团练副使,改左千牛卫大将军,分司西京。大中祥符四年,车驾西巡至洛,因令从驾还京,迁左监门上将军,还其宅。久之,判左金吾街仗。天禧元年,卒。

  张昭允者,字仲孚,卫州人。以父秉荫,试大理评事。潘美妻以女,奏换右班殿直,以久次,迁通事舍人。端拱初,契丹内扰,命为雄州监军。敌骑乘秋掠境上,昭允与知州田仁朗选锐卒袭其帐,败走之。进西上阁门副使,提总摆布藏金银钱帛。

  昭允以诸州绢常度外长数尺,请裂取付工官备他用,岁获羡余。既而土卒受冬服,度之不及程,出牢骚,昭允坐免官。俄起为崇仪副使,累迁西上阁门使、河西马步军钤辖,屯石州。会讨李继迁,王超出夏、绥州路,领后阵,超深切数百里,逾白池,道阻粮绝,昭允以所部援之,戎人大北。

  真宗即位,以昭允章怀皇后姊婿,颇被亲信。咸平二年,命为镇、定、高阳关行营马步都钤辖。时傅潜为都摆设,畏忄耎城守,昭允屡劝其出兵,潜按兵不动。潜既获咎,昭允亦削夺官爵,长流道州。景德二年,起为楚州团练副使,改右神武将军。大中祥符元年,卒。

  昭允喜笔札,习射,晓乐律。子正中、居中。

  戴兴,开封雍丘人。年十余岁,以勇力闻里中。及长,身长七尺余,美髭髯,端倪如画。太宗在藩邸,兴诣府求见,奇之,留帐下。即位,补御马左直,迁直长,再迁御龙直副批示使。从征太原,先登,中流矢,补御龙弓箭直批示使,迁都虞候。一日,帝问兴曰:汝颇有尊属否?对曰:臣父延正、兄进皆力田。即召延正为诸卫将军,进为天武军使。俄以兴领严州刺史,改天武左厢都批示使、领胜州团练使。

  雍熙三年,曹彬等北征失律,诸将多坐黜免,以兴为侍卫步军都虞候,领云州防御使。契丹挠边,命兴屯澶州以备很是,改本州察看使,充天雄军副都摆设。

  端拱初,迁步军都批示使、领镇武军节度,赐袭衣、金带、鞍勒马。历澶州,天雄军都摆设,改殿前副都批示使,出帅镇、定二州。时响马群起,会五巡检兵讨之,逾月不克不及克。兴阴勒所部潜出击之,擒戮殆尽。不多,徙高阳关,迁殿前都批示使,领定国军节度,赐白金万两,岁加给钱七百万。

  淳化五年,出为定武军节度,岁加给钱万万。西北未平,徙夏州路行营都摆设、知州事。时五路讨李继迁,兴所部深切千余里,不见贼。会太宗崩,三上表求赴国哀,不俟报上道。及至京师,以擅离所部,左迁左领卫大将军。咸平初,兼判左金吾街仗,俄出知京兆府,卒。赠太尉,遣中使护其丧归葬乡里。录其子永和、永丰。

  王汉忠,字希杰,徐州彭城人。少豪荡,有膂力,形质魁岸,善骑射。节帅高继冲欲召至帐下,汉忠不往。因殴杀里中少年,遂亡。经宿苏醒,其父遣人追及于萧县,汉忠不愿还,西至京师。太宗在藩邸,召见,奇其材力,置摆布。即位,补殿前批示使,累迁内殿直都知。从征太原,先登,流矢中眸,战益急,上壮之,迁工具班批示使。刘继元降,以所部安抚城中。师还,改殿前左班批示使,三迁右班都虞候、领涿州刺史。雍熙中,改马步军都军头。端拱初,出为宾州团练使,历冀、贝二州摆设,徙天雄军。二年,入为侍卫马军都虞候、领洮州察看使、高阳关副都摆设。契丹南侵,汉忠合诸军击败之,斩馘甚众。淳化初,徙定州。五年,迁殿前都虞候。

  真宗即位,自中山召归。俄复出为高阳关都摆设,进领威塞军节度。咸平三年,又为泾原、环庆两路都摆设兼安抚使,迁侍卫马军都批示使,改镇、定、高阳关都摆设、三路都布阵使。契丹掠中山,汉忠率诸将阵于野,契丹遁,追斩甚众,获其贵将。加殿前副都批示使,改领保静军节度。

  五年,罢西面经略使,命汉忠为邠宁、环庆两路都摆设,李允正、宋沆为钤辖,领戍兵二万五千人,委汉忠分道节制。数月派遣,坐违诏无功,责为左屯卫大将军、出知襄州,常奉外增岁给钱二百万。未上道,暴得疾卒。赠太尉,以其长子内殿崇班从吉为阁门祗候,次子从政、从益为摆布侍禁。

  汉忠有识略,军政甚肃,每行师,诘旦,必行香祝曰:愿军民无犯吾令,违者一毫不贷。故所部无盗。性刚果,不务末节,轻财乐施。好读书,颇能诗。喜儒士,待宾佐有礼,名称甚茂,以是自矜尚,群帅不悦。

  汉忠没后,其子从吉诣阙上书讼父冤,因历诋群臣有行赂树党及蒙蔽边防屯戍艰辛之事。真宗命枢密王继英等问状,从吉止诵状中语,他无所对。上以从吉付御史,具伏,乃进士杨逢为之辞。从吉坐除名,配随州;逢杖配春州。

  王能,广济定陶人。初事州将袁彦,太宗在晋邸,召置摆布。即位,补内殿直,六迁至殿前左班批示使,进散员都虞候。久之,领潘州刺史,再迁殿前右班都虞候兼御前忠佐马步军都军头。咸平初,自捧日右厢都批示使出为济州团练使、知静戎军。建议决鲍河,断长城口,北注雄州塘水,为兵马限,方舟通漕,以实塞下。又开方田,尽静戎、顺安之境。北边来寇,能击走之。

  初,真宗询军校勤勇者,委以方面,因语宰相曰:闻王能、魏能颇宣力公家,陈兴、张禹珪亦有声于时,才固难全,拔十得五,亦有助也。景德初,擢本州防御使,与魏能、张凝并命出为邢洺路都摆设,俄改镇、定、高阳关三路行营都摆设、押策前锋。护城祁州,躬率丁夫,旦暮不离役所,宴犒周洽。会诏使自北至者言之,手诏褒饬,连徙天雄军、高阳关二摆设,刊定州副都摆设。

  大中祥符二年,诏合镇、定两路摆设为一,命能领之。来岁召入,拜侍卫步军副都批示使、领曹州察看使。祀汾阴,留为京城巡检兼留司殿前司事。礼成,加领振武军节度,复为镇、定副都摆设兼知定州。八年,表求入觐,许之。

  先是,节帅陛见,必饮于长春殿,掌兵者则不预。至是,特令用藩臣例。有司言:能既赴坐,则殿前马军帅皆当侍立。由是特令诸帅预坐,自是掌兵者率认为例。俄还屯所,改领静江军节度。天禧元年,转都批示使、领保静军节度。是冬代还,入见,以足疾免跳舞,赐宴。累表求解,特与告医疗。二年,制授彰信军节度,罢军职赴镇,以地近其乡里,宠之也。来岁,卒,年七十八。赠太尉,而录其子取信等官。

  张凝,沧州无棣人。少有武勇,倜傥自任。村夫赵氏子以材称,凝耻居其下,因挟弓与角胜负。约筑土百步射之,凝一发洞过,矢激十许步,抵大树而止,观者叹服。节帅张美壮之,召置帐下。太宗在藩邸,闻其名,以隶亲卫。即位,补殿前批示使,稍迁散祗候班都虞候。

  淳化初,以其有材干,与王斌、王宪并授洛苑使,凝领绣州刺史,赐袭衣、金带,每颁赉必异等。出为天雄军驻泊都监,移贝州,改高阳关行营钤辖、六宅使。真宗践祚,加庄宅使,迁北作坊使。

  咸平初,契丹南侵,凝率所部兵设伏于瀛州西,出其不料,腹背奋击,挺身陷敌。凝子昭远,年十六,从行。即单骑疾呼,闯入阵中,掖凝出,摆布披靡不敢动。来岁,契丹兵大至,车驾幸大名,凝与范廷召于莫州东分据要害,断其归路。契丹宵遁,凝纵兵击之,尽夺所掠生口、资畜。徙镇、定、高阳关路前阵钤辖,迁赵州刺史。

  四年,派遣,代潘璘为邠宁环庆灵州路副摆设兼安抚使。时斥堠数扰,转运使刘综惧飞輓不给,问计于凝。凝曰:今当深切,因敌资粮,不足虑也。乃自白豹镇率兵入敌境,活捉贼将,烧荡三百余帐、刍粮八万,斩首五千余,获牛马、器甲二万,降九百余人。庆州蕃族胡家门等桀黠难制,凝因袭破之。又熟户与生羌错居,颇为诱胁,凝引兵至八州原、分水岭、柔远镇,降峇〈者多〉等百七十余族,合四千户,边境获安。就加宁州团练使。

  景德初,迁本州防御使,代杨嗣为定州路行营副摆设,徙保州驻泊,又兼北面安抚使。时王超为总帅,以大兵顿中山,朝议择凝与魏能、田敏、杨延昭分握精骑,俟契丹至,则深切以牵其势。超尝请四人悉隶所部,上以本设奇兵挠敌之心腹,若复取裁上将,则无以责效,乃令凝等不受超节度。时魏能逗挠,退保城堡,众皆愤悱,责让能,凝独默然。或问之,凝曰:能粗材险愎,既不为诸君所容,吾复切言之,使其心不自安,非计也。上闻而嘉其有识。

  车驾观兵澶渊,凝率众抵易州。既而契丹受盟北归,所过犹侵剽不已,遂以凝为缘边安抚使,提兵蹑其后,契丹乃不敢略夺。改高阳关摆设。来岁议劳,就加殿前都虞候,卒。

  凝忠勇好功名,累任西北,善训士卒,缮完器仗,前后赏赐多以犒师,家无余资,京师无居第。真宗悼惜之,赠彰德军节度,遣中使护丧还京,官给葬事,厚恤其家。子昭远。

  魏能,郓人也。少应募,隶云骑军,后选补日骑左射,又隶殿前班,七迁散员左班都知。旧制,诸军辞见,才器英勇或悬殊出群者,许将校交举以任,使毋枉其志。能时戍外藩,咸未有举者。太宗曰:能材勇过人,朕可自保。由是进用之。

  端拱二年,加御前忠佐马军副都军头,历殿前左班都虞候、领溪州刺史,加秩转马步军都军头。咸平三年,真拜黄州刺史。来岁,为镇、定、高阳关三路前阵钤辖。五年,知郑州团练使,复任威虏军。

  契丹犯境,能当城西,与诸将合战,无惮色,大北其众,斩首二万级。契丹统军铁林相公来薄阵,能发矢殪之,并其将十五人,夺甲马、兵械益众。契丹复入,能率州军逆战南关门,遣其子正与都监刘知训间道绝敌行势,战数十合,退薄西山下,破走之,获器甲十八万。契丹尝谋入钞,能侦知,即出兵逆击,活捉酋帅,殄灭殆尽。

  六年,改威虏军摆设、知军事。士民诣阙下乞留能,诏嘉之。能建言:守兵逸边境者,请没其妻与子为奴仆。上虑严迫,听缓期改过,违以法坐。会浚顺安虎帐田河流以扼寇,徙莫州路摆设。石普屯兵顺安之西境,诏能与杨延昭、田敏掎角为备。景德初,破敌长城口,追越阳山,斩首级、获刀兵益众,诏赐锦袍、金带。复以所部御寇于顺安。

  六月,召拜防御使,复出为宁边军路摆设。诏推能果略,再任以威虏,使副精兵伺敌动止。边人百余掠居民,树蕃僧为帅,能与田敏、杨勋合兵设伏击之,擒其帅。贼来逼城,能出兵拒之,少衄,即却阵入城,张凝以兵击却之。会诏能与凝领偏师分道入幽、易,牵制契丹之势,能畏忄耎不前,且不戢所部,多俘夺人马。俄徙屯定州,及遣凝蹑迹北行,能粗险,自度无功,心愧,多怨辞,以讪闻。朝议谓能刚猾少检,不成兼任,乃命綦政敏为钤辖,俾同职焉。

  来岁,师还大名。时王能、曹璨各领兵归阙,即城下,钤辖孙全照遣能、璨之师由北门分道先入,能师继之。能怒全照之后己,即疾驱竞入,全映照之,能嚄唶不胜,夺全照弓以去。来日诰日,诣判府王钦若诬全映照伤押队阁门杨凝,词颇纷竞。全照密疏能摧兵退缩,师缓负约,及师旋不整状。上初闻能逗遛,微怒。会全照奏,乃质实于张凝、白守素等,即责授右羽林将军,出为巩县都监。来岁,以自陈,特改官右骁卫上将军、虢州都监,累迁加领康州团练使。大中祥符八年,卒。录其子正为阁门祗候,靖为三班奉职。

  陈兴,澶州卫南人。开宝中应募为卒,得隶御龙右直。太宗征河东,幸幽陵,兴常从,特被赏赐,累迁天武批示使。端拱中,改御前忠佐步军副都军头。王超为并、代摆设,奏兴随军,遣戍汾州。来岁,李继隆行营河西,兴隶麾下,部清朔、龙卫诸军,克绥、夏、银州,继隆命权知夏州。寻还屯所,受诏提辖河东缘边城池、器甲、刍粮。至道初,继隆荐其材干,召补御龙弩直都虞候。咸平初,为马军都军头、领蒙州刺史。三年,真授宪州刺史、知霸州,徙沧州副都摆设,移石、隰驻泊。会城绥州,诏与钱若水往视短长,事具《若水传》。

  又徙泾原仪渭镇戎军摆设。上言镇戎军去渭州瓦亭砦七十余里,中有二堡,请留兵三百人戍之。俄与曹玮、秦翰领兵抵镇戎军西北武延咸泊川,掩击蕃寇章埋族帐,斩二百余级,活捉三百余人,夺铠甲、牛羊、驼马三万计。诏书奖励,赐金带、锦袍、器币。继迁所部康奴族,往岁钞劫灵州援粮,恃险与众,尤桀黠难制。复与秦翰等合众进讨,穷其巢穴,俘老幼、获器畜甚众,尽焚掘其窖藏。复诏褒之,仍加赐赉。其年,六谷大首领潘罗支言,欲率诸蕃击贼,请会兵灵州。上以道远难刻师期,诏兴侯罗支报至,即勒所部过天都山以援,勿须奏命。会继迁死,事寝。景德三年,迁本州团练使、知徐州。

  兴起行伍,有武略,所至颇著声绩。真宗言军校之材,必以兴为能。大中祥符初,召为龙神卫四厢都批示使、领登州防御使,出为邠宁环庆路副都摆设兼知邠州。坐擅释劫盗,罢军职,改叙州防御使、知怀州。六年,卒。

  许均,开封人。父邈,太常博士。均,建隆中应募为龙捷卒,征辽州,以功补武骑十将,赐锦袍、银带。开宝中,迁武骑副戎马使。从曹彬征金陵,率众陷水砦,流矢贯手。改本军使。从征河东,攻隆州城,先登,陷之,中八创。迁副批示使,前后屡被赏赉。出屯杭州,妖僧绍伦结党为乱,均从巡检使周莹悉擒杀之。

  端拱初,补批示使。从李继隆、秦翰赴夏州。擒赵保忠,令均率兵卫守。改龙卫第四批示使,俄屯夏州,贼来入寇,一日十二战,走之。又从石普击贼于原州牛栏砦,深切,获牛羊、汉生口甚众。普表上其功,迁第全军批示使。

  咸平初,以御前忠佐马军都军头戍秦州。王均之乱,遣乘传之蜀,隶雷有终麾下,守鱼桥门,又从秦翰追杀贼党于广都,降其众七千余。驿召授工具班都虞候、领顺州刺史。五年,稍迁散员都虞候。尝召见,访以北面边事,来日诰日,真拜磁州刺史、深州戎马钤辖。六年,改泾州驻泊摆设。数月,知镇戎军。尝出巡警,至陇山木峡口,真宗以其无故离城,虑有狂寇奔突,诏书戒敕。俄以其不明吏治,用曹玮代之,徙为邠州驻泊摆设,改永兴军摆设。车驾将巡澶渊,诏均与知府向敏中及凤翔梁鼎同提总诸州巡检捕盗事,至河阳,召赴行在。

  时有王长命者,本亡命卒,有勇力,多计虑,聚徒百余。是春,抵陈留剽劫,县民捕之不获,朝廷遣使益兵,逐之澶、濮间。会契丹南侵,夹河民庶惊扰,长命结党愈众,人皆患之。均至胙城,长命与其徒五千余人入县钞掠,均手下徒兵裼袒与斗。均以方略诱之,活捉长命,斩获皆尽。上以方御敌,未欲因捕贼奖均。但赏均手下卒,被伤者赐帛迁级焉。来岁,追叙前劳,擢为本州团练使,寻出知代州。四年秋,均被疾,以米锐代还,未至而均卒。录其子怀忠为奉礼郎,怀信为侍禁。季子怀德,自有传。

  张进,兖州曲阜人,拳勇善射,挽强及石余。应募曹州,隶镇兵。太祖亲选懦夫,奇进才力,以补控鹤官,积劳至御龙弩直都虞候、领恩州刺史。至道中,兼御前忠佐步军都军头。太宗尝幸内厩,进以亲校执钺前导,体质魁岸,迥出侪辈。太宗熟视异之,擢为天武右厢都批示使、领贺州团练使。

  咸平初,迁昭州防御使,充龙神卫四厢都批示使、京城摆布厢巡检。不多,迁捧日、天武四厢都批示使。二年秋,阅武近郊,进与殿前都批示使王超亲执金鼓,节其进退,军容甚肃。从上北征,又与超管勾大阵及前锋接应。三年,权殿前都虞候,迁侍卫步军都虞候、镇州副摆设,徙天雄军摆设。会河决郓州王陵口,发数州丁男塞之,命进董其役,凡月余毕,诏褒之。移并、代副都摆设。

  李继迁寇麟州,州将遣单介间道乞师太原。诸将以无诏旨,犹疑未决,进独抗议,出兵赴援,既至而围解,手诏褒美。契丹侵中山,命进率广锐二万骑,由土门会兵镇、定,未至而敌退,复归晋阳。景德元年,卒。上遣中使护丧还京,官给葬事。子元晋,至内殿崇班、阁门祗候。天禧末,录其次子元素为三班借职。

  李重贵,孟州河阳人。姿状雄伟,善骑射。少事寿帅王审琦,颇见亲信,以甥妻之,补合流镇将。镇有群盗,以其尚少,谋夜入劫钞。重贵知之,即筑栅课民习射,盗闻之溃去。太宗在藩邸,知其勇干,召隶帐下。即位,补殿前批示使,累迁至龙卫左第四军都批示使、领河州刺史,改捧日右厢都批示使、领蛮州团练使。

  至道二年,出为卫州团练使。未行,会命将五路讨李继迁,以重贵为麟府州浊轮砦路都摆设。得对便殿,因言:贼居沙碛中,逐水草牧畜,无假寓,便战役,利则进,晦气则走。今五路齐入,彼闻兵势太盛,不来接战,且谋远遁。欲追则人马乏食,将守则地无坚垒。贼既未平,臣辈何颜以见陛下?太宗善之,出御剑以赐,又累遣使抚劳。既而诸将果无大功。及还,命为代、并副都摆设。真宗即位,加本州防御使,徙高阳关行营副都摆设。

  咸平二年,契丹南侵,议屯兵杨疃,张凝领前锋遇敌,重贵率接应兵酣战,三军而还。范廷召自定州至,遇契丹兵交战,康保裔大阵为敌所覆,重贵与凝赴援,腹背受敌,自申至寅,疾力战,敌乃退。时诸将颇失部门,独重贵与凝三军还屯。凝议大将士功状,重贵喟然曰:上将陷没而吾曹计功,何面貌也!上闻而嘉之。

  来岁春,以劳进阶及食邑,徙知贝州,召至劳问,复遣入郡。是冬,徙沧州驻泊副都摆设兼知州事。以疾求还京就医药,既愈,连为邢州、天雄军二摆设,又知冀州。景德初,车驾幸澶渊,派遣,为大内都摆设。来岁春,出知郑州,以疾甚,授左武卫上将军、领潘州防御使,改左羽林军上将军致仕。大中祥符三年,卒。

  呼延赞,并州太原人。父琮,周淄州马步都批示使。赞少为骁骑卒,太祖以其材勇,补东班长,入承旨,迁骁雄军使。从王全斌讨西川,身当先锋,中数创,以功补副批示使。承平兴国初,太宗亲选军校,以赞为铁骑军批示使。从征太原,先登乘城,及堞而坠者数四,面赐金帛奖之。七年,从崔翰戍定州,翰言其勇,擢为马军副都军头,稍迁内员寮直都虞候。

  雍熙四年,加马步军副都军头。尝献阵图、兵要及树营砦之策,求领边任。召见,令之作技艺。赞具装执鞬驰骑,挥铁鞭、枣槊,旋绕廷中数四,又引其四子必兴、必改、必求、必显以入,迭舞剑盘槊。赐白金数百两及四子衣带。

  端拱二年,领富州刺史。俄与辅超并加都军头。淳化三年,出为保州刺史、冀州副都摆设。至屯所,以无统御材,改辽州刺史。又以不克不及治民,复为都军头、领扶州刺史,加康州团练使。

  咸平二年,从幸大名,为行宫表里都巡检。真宗尝补军校,皆叙己功,或至喧哗,赞独进曰:臣月奉百千,所用不及半,忝幸多矣。自念无以报国,不敢更求迁擢,将恐福过灾生。再拜而退,众嘉其知分。三年,元德皇太后园陵,命掌护仪卫,及还而卒。

  赞有胆勇,鸷悍轻率,常言愿死于敌。遍文其体为丹心杀贼字,至于妻孥仆使皆然,诸子耳后别刺字曰:出门忘家为国,临阵忘死为主。及作破阵刀、降魔杵,铁折上巾,两旁有刃,皆重十数斤。绛帕首,乘骓马,服饰诡异。性复鄙诞不近理,盛冬以水沃孩幼,冀其长能寒而劲健。其子尝病,赞刲股为羹疗之。赞卒后,擢必显为军副都军头。

  刘用,相州人。祖万进,河中府马步军都批示使。父守忠,左骁卫上将军致仕。用晓乐律,善骑射,事太宗于晋邸。即位,补军职,累迁散都头都虞候。端拱初,为马步军副都军头、领凉州刺史、沉着招安使,转捧日都批示使。李顺乱蜀,为西路行营钤辖。贼平,迁祁州刺史。至道初,为河西、乌白池都钤辖,斩首千余级,夺马五百匹,改高阳关副都摆设。

  真宗即位,加本州团练使、并州副都摆设。咸平中,徙贝州,俄知瀛州,复为高阳关副都摆设。时烽堠数警,用建议益边兵,俟其南牧,即率骁锐出东路以牵制其势,因图上地形。上召宰相阅视,可其奏,且令转运使于保州、威虏、静戎、顺安军准备资粮。

  六年,命将三路出师扞敌,诏用与刘汉凝、田思明领兵五千,由东路会石普、孙全照掎角攻之。不多,换镇州副摆设。景德初,为邢州摆设。车驾北征,用以城守之劳,进爵邑,历知齐、陈、潞三州,大中祥符二年卒。

  耿全斌,冀州信都人。父颢,怀顺军校。全斌少丰伟,颢携谒陈抟,抟谓有藩侯相。颢戍西蜀,全斌往省,乘舟溯江,夜大风失缆,漂七十里,至曙风未止,舟忽泊岸,人颇异之。后游京师,属太宗在藩邸,全斌候拜于中衢,自荐材干,得召试技艺,以善左射,隶帐下。即位,补东班承旨,稍迁骁猛副戎马使。

  从征太原,还,遇契丹于蒲阴,追击至徐河,因据水口要害。迁补日骑副戎马使、云骑军使,屯瀛州。与契丹战,所乘马两中流矢死,凡三易乘,战不却,契丹为引去。端拱初,击蕃部于宥州,败之。历云骑批示使、御前忠佐马军副都军头,改马军都军头,戍深州,累转散直都虞候、领顺州刺史,改殿前左班都虞候、马步军都军头。

  全斌在军中有能名。真宗尝召问边事,全斌口陈短长,甚称旨。因谓辅臣曰:元澄、郑诚、耿全斌,人多称之。观其词气,如有志操,止在宿卫,无以见其才,宜以边郡试之。遂拜雄州刺史、知深州,徙石、隰摆设以备河西。继迁死,全斌率兵入伏落关,诱蕃部来归者数千人。俄知安肃军,尝绘山水险易为图以献。

  契丹来侵,自山北抵河浒,全斌遣子从政焚桥砦,分率精兵击走之。改冀州刺史、高阳关钤辖,擢从政为侍禁、寄班祗候。大中祥符初,封禅泰山,认为濮州钤辖。其年还京师,卒。

  周仁美,深州人。开宝中,应募隶贝州骁捷军。关南李汉超选备给使,屡捕捉契丹谍者。从汉超战于西嘉山,身中重创,补队长。汉超上其功,隶殿前班,赐衣带、鞍勒马、什物、奴仆、器械。命王继恩引入纵观,过祗候库,太祖问其力能负钱几许,仁美曰:臣可胜七八万。太祖曰:可惜压死。止命负四万五千,因赐之。稍迁右班都知、御前忠佐马军副都军头,戍环州。

  时牛耶泥族累岁为寇,仁美与陈德玄、宋思恭往击之,斩首三千级,获牛羊三百余,发戎族囷窖以饷师。又与思恭讨募窟泉岌拖族,肉搏,斩八十余级。至道初,石昌牛耶泥族复叛,德玄令仁美提兵抚辑之。仁美谓石昌镇主和文显曰:此贼不除,边患未弭。因厚设肴酒,召酋长二十八人缚送州狱,自是诸族慑畏。

  二年,又与马绍忠、白守荣、田绍斌部刍粮趣清远军,仁美为前锋。至岐子平,与虏角,走之。明日,又战于浦洛河,本人至戌,战数十合,进壁乾河。绍忠、守荣皆败走,绍斌退止浦洛,独仁美所部不满三千,身中八创,护刍粮、仕宦直抵清远。绍斌继至,深叹其勇干,表上其功。

  时运粮民道路被伤者接踵,仁美领徒援护,悉抵环州。又遇虏于橐驼路,击走之。先是,诸蕃每贡马京师,为继迁邀击,仁美领骑士为援,贼不敢犯。补澶州龙卫军都虞候,摆设李继隆奏留麾下,选军中伉健者千人,令仁美领之,屡入敌境,战有功。

  俄还澶州。召见,会令诸军射,仁美自陈筋力未衰,愿对殿廷发二矢,上许之。既而前奏曰:臣老于戎门,多戍外郡,罕曾入觐京阙。前后征行,体被三十余创,今日得对万乘,千载之幸。傥或备员宿卫,立殿庭下一日足矣。上顾傅潜而笑,潜亦称其武干,力留,补马步军副都军头。

  潜屯北面,常以自随。契丹攻蒲阴,仁美领万骑解其围。又从王超屯镇、定、仪、渭,累迁龙卫军都批示使、领顺州刺史,复屯镇、定。时州有亡命卒聚盗,剽村闾为患,王超委仁美招捕。仁美选英勇卒,诈亡命趣贼所,得其方法,即自往谕以祸福,留贼中一日。超忽失仁美,求之甚急。诘旦,仁美至,具道其事,乃出库钱付仁美为赏。不数日,贼悉降,凡得二百余人,以隶军籍。

  景德中,徙屯陈州,入掌军头引见司。大中祥符元年,从驾泰山,命检视山下诸坛牲牢祭馔。来岁,出为磁州团练使、知卫州,俄改沧州摆设,移高阳关副摆设。八年,擢为龙神卫四厢都批示、领奖州防御使,迁捧日、天武四厢都批示使,改领端州防御使,权京新城内都巡检。先是,巡兵捕亡卒响马,不获皆有罚,而获者无赏。仁美因差立赏格以闻,诏从其请。天禧三年,卒。

  论曰:继忠临阵赴敌,以死自效,其生也亦幸而免,然在朔庭贵宠用事,议者方之李陵,而大节固已亏矣。潜为三路帅,握兵八万余,大敌在前,逗挠畏缩,致康保裔以无援战没,此而不诛,宋于是乎失刑矣。兴、均辈或由藩邸进,或自行伍起,一时际会,出则书勋辕门,入则拱扈岩陛,求其如古名将,则未之见也。

  原文对应译文

  王继忠,开封人。父亲王王充,任武骑批示使,戍守瓦桥关,归天。继忠六岁时,补为工具班殿侍。真宗在王府时,得以事奉摆布,因恭谨厚道被亲信。真宗即皇帝位,继忠补为内殿崇班,累迁至殿前都虞候、掌领云州察看使,出任深州副都摆设,改任镇、定、高阳关三路钤辖兼河北都转运使,升任高阳关副都摆设,不久移任定州。

  咸平六年(1003),契丹几万马队向南加害,达到望都,继忠与上将王超及桑赞等人率领戎行援助。继忠达到康村,与契丹战役,从日落到晚上二更,仇敌气焰稍稍撤退。天亮再战,继忠步地偏东,被仇敌所乘,绝断粮饷道路,王超、桑赞都畏缩退兵,竟然不前往支援。继忠独自与手下跃马奔跑前往,服装服饰稍分歧,契丹认出来,包抄几十层。士兵都受轻伤,殊死战役,边战边走,沿西山而向北,达到白城,于是被契丹俘获。真宗听到这一动静后感应震动,起头认为继忠已死,优诏赠大同军节度,添加品级送给财物以协助办凶事,以他的四个儿子为官。

  景德初年,契丹请和,号令继忠上奏奏章,才晓得他还活着。朝廷核准了他的建议,从此南北停战,继忠有功于此。朝廷每年派使者到契丹,必定以袭衣、金带、器币、茶叶药物赐给他,继忠对使者也必定泪下。曾附奏表请求召回他,皇帝因盟书商定各无所求,不想变节盟约,赐诏书晓谕旨意。契丹主待继忠很优厚,更改他的姓名为耶律显忠,又更名宗信,封楚王,后不知继忠所终。儿子怀节、怀敏、怀德、怀政。

  真宗东宫王府高攀的人,继忠之后有王守俊官至济州刺史,蔚昭敏官至殿前都批示使、保静军节度使,翟明官至氵名州团练使,王遵度官至磁州团练使,杨保用官至西上..门使、康州刺史,郑怀德官至御前忠佐马步军都军头、永州团练使,张承易官至礼宾使,吴延昭官至供备库使,白文肇官至引进使、昭州团练使,彭睿官至侍卫马军副都批示使、武昌军节度使,靳忠官至侍卫马军都虞候、端州防御史,郝荣官至安国军节度察看留后,陈玉官至冀州刺史,崔美官至济州团练使,高汉美官至郑州团练使,杨谦官至御前忠佐马步军副都军头、河州刺史。

  呼延赞,并州太原人。他的父亲叫呼延琮,任后周淄州马步都批示使。呼延赞少年时当骁马队,宋太祖认为他有才且英勇,补选他任东班头领,入宫领受皇帝圣旨,升任骁雄军使。他随王全斌伐罪西川,亲身担任先锋,身体蒙受数处创伤,以战功补选为副批示使。承平兴国(976~983)初,宋太宗亲身选拔军校,录用呼延赞为铁骑军批示使。他随太宗征讨太原,最先登上城楼,战役中从城上矮墙掉下四次,皇帝当面赏赐金帛奖励他。承平兴国七年(982),他跟从崔翰戍守定州,崔翰说他骁勇,汲引他为马军副都军头,不久升任内员寮直都虞候。

  雍熙四年(987),朝廷给他加职为马步军副都军头。他曾向长进献戎行阵图、军事方法和戎行驻营扎寨的策略,请求到边陲领兵任职,宋太宗召见他,号令表演技艺。呼延赞穿上战装,执鞭驱马,挥舞铁鞭、枣木长矛,在廷中旋绕四圈多,他又带他的四个儿子必兴、必改、必求、必显插手,轮番舞剑挥旋长矛。皇帝赏赐银子数百两,赏给他四个儿子衣服绸带。

  端拱二年(989),呼延赞兼任富州刺史。不久,他与辅超一路增任都军头。淳化三年(992),他外任保州刺史、冀州副都摆设。他达到戎行驻扎的地址,由于没有统领把握人的才能,改任辽州刺史。又因没有才能管理人民,再任职都军头,兼任扶州刺史,又增职任康州团练使。

  咸平二年(999),呼延赞随宋真宗巡幸大名。担任行宫表里都巡检。宋真宗曾补选军校,人人都叙说本人的功绩,有的人以至喧哗争论起来。独呼延赞上奏说“:我每月的俸禄上百千,我所用的不到月俸的一半,皇上照应我已良多了。我本人想着没有什么报效国度,不敢再求升迁,且生怕福太多而灾害发生。”他再次拜谢皇帝便退下,大师都奖饰他知天职。咸平三年(1000),元德皇太后造坟场,录用他掌管护仪卫,回来后他就死了。

  呼延赞有胆子勇气,骁勇强劲,随和率直,经常说情愿战死在敌军中。在本人身上四处纹“丹心杀贼”字,以至于他的老婆、儿子、家丁都在身上纹了这几个字。他的几个儿子耳朵后面别的刺字曰“:出门忘家为国,临阵忘死为主。”他创制刀兵破阵刀、降魔杵,铁折上巾,两边有尖锐的刀刃,刀兵都重达十几斤,他头戴深红色的纺织品,骑着杂毛色的马,身上的穿戴奇异。他性格俗陋奇异,不近情理,寒冬时把水浇在幼孩身上,期望小孩长大后耐寒且强劲健壮。他的儿子已经生病,他就割下本人大腿上的肉熬汤给儿子治病。呼延赞身后,朝廷提拔其子必显任军副都军头。

  转载请说明来历。原文地址:

  宋史·传记·卷二十九

  宋史·传记·卷二十八

  宋史·传记·卷二十七

  宋史·传记·卷二十六

  宋史·传记·卷二十五

  宋史·传记·卷二十四

  宋史·传记·卷二十三

  宋史·传记·卷二十二

  宋史·传记·卷二十一

  宋史·传记·卷二十

  宋史·传记·卷十九

  宋史·传记·卷十八

  宋史·传记·卷十七

  宋史·传记·卷十六

  宋史·传记·卷十五

  宋史·传记·卷十四

  宋史·传记·卷十三

  宋史·传记·卷十二

  宋史·传记·卷十一

  宋史·传记·卷十

  宋史·传记·卷九

  宋史·传记·卷八

  宋史·传记·卷六

  宋史·传记·卷七

  宋史·传记·卷五

  宋史·传记·卷四

  宋史·传记·卷三

  宋史·传记·卷二

  宋史·传记·卷一

  宋史·表·卷三十二

  地址:厦门市湖里区高崎道892号 邮编:361006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1025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